歡迎光臨遵義市銀行業協會網站
當前位置:首頁 > 銀苑百花 > 瀏覽正文
風 箏
來源:余慶農商銀行  作者:陳凱  2020年4月20日

風箏買回來已經有一個月了,一直沒有拿出去放過。買風箏時,疫情還很嚴重,我已有兩個月沒有回家陪孩子,念兒心切,便生出想給她買個玩具的心思。

思來想去,還是買個風箏最合適,畢竟在這個季節,除了滿山的花朵,再無一物比風箏更應景、更飽含對美好未來的憧憬與企盼。與兒視頻時談及,兒雖不知風箏為何物,但聽聞“買”字,立時高興萬分,興奮之情不可名狀。

猶記得,拆開包裝后,父親盯著風箏看了半天,時不時還拿起來試試平衡,然后就開始挑毛病了,說這個風箏尾巴太短、骨架不夠輕盈、線沒有裝對、飛高了肯定“打轉”…唯獨夸了句線還可以,拿去做魚線都行。畢竟,父親是做個風箏的高手,自然看不上這網上買的廉價貨。

思來,在老家,或許因緊靠江邊、江風四季不斷的緣故,老家人都喜歡風箏,長輩們都是做風箏的好手。

兒時,每到春暖花開的時節,不管春耕再忙,大人們大抵都會抽空為孩子做個風箏,然后帶著孩子去江邊的沙灘上放。

在那個物質貧乏的年代,根本沒有風箏賣,即便有估計也不會有人買。受材料所限,手工做的風箏都是以竹篾為骨,以報紙或者塑料袋為面,風箏線多也是用家里縫衣服的線,雖然用料簡單,卻也精巧可靠。

每家每戶的風箏形制大體相同,手藝也都是父輩傳下來的。比如,父親的風箏是爺爺做的,爺爺給父親做風箏時,父親就在以旁,邊看邊學。稍長后,父親自己嘗試著做,幾次實踐之后便學會了,做燈籠亦然。

風箏的形狀大體分為三種,一種是“王”字形風箏,倒不是說風箏像個王字,而是風箏骨是以“王”字排列的,上面兩根竹篾稍長,下面的那根稍短,固定在一根主梁上,再以細線連接竹篾兩端,如此風箏骨便做好了。

這種風箏是最易制作的,也比較好粘面,兩邊的重量也很好把握和調整,最大的優點是很好固定風箏線,風箏飛起時一般不會打轉。當然,缺點便是不太美觀。父親最拿手的便是做這種風箏。

而另一種圓形的風箏,雖然比較精致卻很費時,作出來很像女人做刺繡時,用來固定繡布、同時保證繡布受力均勻的圓箍?梢栽谏厦尜N上畫,煞是美觀。當然,比較精美的畫是很難找的,于是乎很多孩子便動起了歪心思,從課本上剪下插圖粘在風箏上,美觀倒是美觀,不過被發現了便少不了要吃頓“竹筍炒肉”。

我也曾見過有人將大小不盡相同的幾個竹篾圓環固定在一塊而制成的特殊樣式的風箏,只是那種風箏很少見,能制作出來并且能放得高的便少之又少了。

最后一種風箏呈菱形,這是初學者的最愛,也是比較容易制作的,只是很難放得很高,稍稍飛得高點便開始打轉,惹得旁人笑話。

當然,不管是何種樣式的風箏,都必定有個長長的尾巴,風箏尾巴越長,便越容易保持平衡,風箏便能飛得更高更遠,有的風箏尾巴長達四五米,短的至少也有一兩米。

記憶里,第一次放風箏是在我六歲那年,也是在一個天朗氣清、惠風和暢的春日,已經記不清是誰帶我去的,好像是父親吧。江風陣陣,自東而來,迎風而放線,稍稍跑幾步,風箏便已飛上天空,爾后便是收線與放線了,越放越高,越高越小,以至于都難以看清風箏的位置。

江邊的人很多,尤其是孩子,一聽說“下河”便什么也顧不上了,急匆匆往河邊跑。河邊的沙灘是孩子們的天堂,有的孩子喜歡將河沙堆做一堆,有的喜歡刨坑做陷阱,稍稍掩飾一下后,偷偷躲到旁邊看,行人走過,一時不慎落入陷阱之中,便開始偷偷發笑。當然,玩兒的最多的還是跳房子和堆堡壘。

風箏放到一定高度后,一般便不會再放線,畢竟風箏線是用來縫衣服的,還指望著收回來繼續用呢。飛得太高,一旦風箏斷了線,又得重做不說,回去還難以交差,少不了要聽幾句嘮叨。

不放線時,便將線系在地上,大人們三五成群,聊聊收成說說笑話。孩子們漸漸沒了初時放風箏的熱情,畢竟一直望著天空中一動不動的風箏太過無聊,便開始或一個人或幾個人一起玩沙子。

也有不少人想要挑戰一下,提前多準備幾捆線,風箏越放越高,風箏線越放越長,提前準備的線不夠用時,趕緊將風箏穩住,然后掏錢請旁人幫忙去臨近的小賣部買線。

家鄉的地形比較類似于河谷地,一條長江自西向東滾滾而去,屋后的山高度近千米,垂直聳立。有不少人放風箏放到山上,掛住后風箏便無法收回,還有極少部分技術好的人將風箏放到甚至超過山頂,那種風箏必定制作得極為精良,而風箏線少說也要準備一千多米吧。

風箏飛得高時,許多年輕人喜歡玩一種游戲,將江岸邊隨手可拾的廢舊泡沫餐盒掰下一塊,從中間挖出一個洞,然后將風箏線嵌進去,泡沫隨風,沿著風箏線越飛越高,直達天際。

據說放一片泡沫便可以許個愿望,愿望會隨風一直傳達到天上。也有人在泡沫上寫下自己的愿望,無非是傳達希望與誰終成眷屬之類的希冀,至于靈不靈驗,那我便不知道了。

幾乎整個春天都有人放風箏,尤其是清明前后,江岸邊放風箏的人達到頂峰,天空中滿是各式各樣的風箏,令人賞心悅目、目不暇接,似乎春天的美好全在于斯。

那時節,將風箏放上高空后,尋個木樁系住,找塊沙地躺下,春光和煦,暖風拂面,濤聲陣陣,聞著小船上散發著的熟悉的桐油味,慢慢進入夢鄉,也算是春日里最好的一種消遣吧。

爾后一年,我隨父親去了武漢,江城雖大,所居之處,也難以找到適合放風箏的地方。父親也曾為我再做過幾個風箏,而他忙于謀生,再無閑暇陪我去放。所用的風箏線終于換成尼龍絲線,面的材質也換成了塑料,較之從前誠然精致了不少。然,不管再精致,卻也很難從滿目的電線桿上將風箏扯下來,做出來的風箏幾乎只能玩一兩次,便兀自掛在高處,隨風而動了。

幾年后,我再回宜昌老家,大家也是忙于生計,春天時節也見不著幾個偶得閑暇去放風箏的人。

未久,兒時嬉戲耍鬧的沙灘被建成造船廠,給幾代人帶來歡樂的樂土終于被水泥和礫石所代替,給鐵板祛銹的機器帶起漫天黃沙和陣陣噪音,直教人無處安身。彼時,大人們忙著在船廠討生活,就更無暇帶著孩子去放風箏了。

而今,每到春天,村里的商店都有在賣風箏,只是買的人寥寥無幾,即便買了也沒有合適的位置放。孩子玩耍時,也只是將風箏置于地上,而后向前飛奔,風箏飛上天不過四五米,爾后緩緩掉落,了無趣味,全無往日欲以風箏試天高的豪氣。每每見之,心里難免一陣五味雜陳。

曾記得疫情期間,網上流行過一陣兒關于疫情結束后,你最想做的是什么的問答。答案也是五花八門,吃的喝的玩兒的都有。我也曾參與過,想帶著父親吃頓特辣的重慶火鍋,想吃老家的熱干面和油悶大蝦。至于玩的嘛,那便是帶著娃兒放放風箏吧。

待得天氣晴朗、有微風,偷得浮生半日閑,便奪下兒手里的手機,關上那放個沒完的電視,攜妻帶子,戴上口罩,去觀光園放放風箏。讓兒也體會我兒時放風箏的快樂,同時也舒緩一下緊張了幾個月的心情。若是風箏飛得夠高,也該寫下我心底之于未來的美好祈愿,并讓承載著希望和憧憬的泡沫,沿著風箏線,隨風而起,直達天際。

責任編輯:zunyiba  關閉窗口